「新經濟」的古老智慧 . 書香釋迦 . 社工類


顯然人在定規的週期中,全然放下自我的時候,神要開始奇妙做工,並且是一個特殊的工作。正如每當休耕時,養分已經極度耗盡貧乏的土地中,透過安息,神透過微生物則要開始「做工」,產生氮磷鉀養分逐漸重新恢復地力。否則不斷開發,生產力開始下降,事倍功半,做工也是白工。
人們不理解、不信服上帝、不肯屈服於安息日的法則,常常是得不償失的。人們過安息日、安息年都是要有信心的,上帝要祝福安息之前的收穫足以到安息年後面直到新穀物收割之時,都無虞匱乏
第四條誡命,被納入是講人與神的關係,但是安息日確是為人來預備的,所以它是祝福人的。猶太人將安息日活得嚴謹,變成約束和律法,十分可惜。安息日講信心態度不要操勞營生,不是講停止憐恤人的作為。主耶穌的榜樣,從憐恤人中,活出安息該有的釋放。因此安息是一種自由,而不是另一個約束。
安息日是講全方位的重新得力,顯然這是一種「新經濟」的古老智慧的發現。也只有懂得安息法則的人,才能享受工作的意義和安息的動力。安息日與神相遇更是不可少的驚奇。現代工業時代,時間就是金錢的迷思,脫離安息日的思維,讓基督徒同樣陷於困境,無法自拔--有時和外邦人一樣。讓我們一起從忙碌輪轉中被釋放出來!

(本文摘自《安息與安息經濟》,引言,天恩出版)

留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