婆媳交心曲

如您所願

婆婆來和我們同住不到三個月,就天天嚷著要回老家。我聽得耳朵都起繭了,邊劈哩啪啦地敲打著鍵盤,邊頭也不抬地朝她喊:「有本事,自己回,反正我不送您!」婆婆爽朗地大笑,接著自言自語道:「唉,我老了,在這啥也幹不了,還給你們添麻煩。我要回去!現在正是種豆角的時候,還要給妳做乾豆角呢!」我朝她嬉皮笑臉:「乾豆角年年吃,今年不吃,留個念想,明年吃多點。您想做事?簡單!我保證讓您如願!」
我說到做到,辭了家裡的鐘點工,將擦桌抹椅拖地板揀菜的工作一併交給婆婆。客觀地說,她不算是個能幹的人。掃地只顧局部沒有細節,揀菜黃葉老根一併保留,偶爾掌個厨也是一會兒鹹一會兒淡。即便如此,卻也無法掩蓋她的可敬與可愛!
公公走時,婆婆才四十六歲,都說寡婦門前是非多,但她硬是六根清靜,從未惹過半句閒言碎語。那時很多人給她說媒,都被她一一拒絕。在婆婆心中,公公是惟一的愛慕與眷戀。

婆媳初遇

我和老公馬拉松式戀愛多年,第一次見婆婆是為了回老家辦結婚證。剛過花甲的她,背有些駝,滿頭銀髮。一聽到我們快到家了,一路小跑到我們跟前,一把拉著我的手,紅撲撲的臉上,眼睛笑得瞇成一條縫。這副慈眉善目的模樣,頓時消除了我「醜媳婦見婆婆」的所有膽怯。
婆婆住的地方離民政局有十多公里遠,且只能步行。領結婚證的那天早上,婆婆淩晨四點鐘就起床,用柴火為我們煮荷包蛋和麵條。早餐燒好了,才輕聲輕語地喚我們起床。臨走時,一定要我穿上深筒膠鞋,怕有蛇或蟲子傷到我。下午,我們順利把證領回來了,婆婆端詳著紅本子上我和先生的照片,眼睛紅紅的。她用那雙布滿老繭的手輕輕地摩娑著我的臉:「媳婦呀,我的好閨女,真是俊俏,老爺子要是在,該多高興呀!」我從來都認為自己離俊俏的標準十萬八千里,猛然被誇獎,情不自禁地朝她臉上「啵」了一口。
在家的幾天裡,她變著法子給我們做好吃的,一會紅薯餅,一會玉米麵,一會蒸饅頭。我沒大沒小慣了,看到婆婆蒸出來的面黃肌瘦的饅頭,找來胡蘿蔔和菜葉,朝饅頭上化妝。指著一隻稍稍出眾的,對著婆婆擠眉弄眼:「這是典型的黃種人,但化了妝還挺有幾分姿色,可以和您媲美。」婆婆笑得前仰後合。
臨別時,婆婆把我叫到一邊,將一疊我們之前給她的錢還加了一些皺皺巴巴的票子塞到我手裡。哽咽著說:「我也沒啥給妳的,這點錢算是媽的一點心意。」我嘻嘻哈哈地塞回她手中。她執拗地讓我收下:「你們結婚,我都沒準備點禮物,如果妳不收下,我咋能過意得去呢?」婆婆都快哭出來了。我把這個和我沒有任何血緣關係,卻和媽一樣親的女人攬過來,伏在她肩上輕聲說:「您把這樣一個優秀的兒子送給我,還不算大禮呀?」然後朝她刮了刮鼻子。大顆大顆的淚珠順著她那佈滿皺紋的臉,如稻穀一樣灑在地上。

親切幽默

我們工作的地方,離老家一千多公里。老公很是闊氣地授權我處理家事,比如匯錢給婆婆啦,打電話問問安啦……,他從來不過問。我有時工作忙,隔十天半個月才想起打電話給婆婆。每次電話鈴聲響起,她拿起聽筒,甚至省略「喂」字就直呼我名。我有時和她開玩笑:「您這樣瞬間進入角色,也不怕張冠李戴?」她咯咯咯地笑著回答:「我有心電感應,就知道是妳!」然後撒嬌地問一句:「咋這麼久才來電話?是不是太忙?」
結婚十多年來,婆婆有時會來家裡小住一陣子。日常,我和老公之間免不了偶爾鬧鬧口角,婆婆從來都是向著我。我天生粗枝大葉,有時一早將衣服放洗衣機裡,到晚上老公回來,衣服還在那兒呢!老公不滿地對我發牢騷,婆婆不失時機地為我辯護:「莫說她,她一天敲著電腦,忙得連飯都顧不著吃。」老公的抱怨聲嘎然而止,乖乖地自己動起手來。
有一次我有些得寸進尺,老公拋下一句「不可理喻」進房了。我環顧客廳,卻沒有婆婆的身影,原來她早就不聲不響地回房休息了。第二天剩下我們倆時,我對她「興師問罪」:「昨晚您咋不和我站在一邊了?」她朝我呶呶嘴:「妳自己過分了,我咋能好歹不分呢?說妳又捨不得,乾脆逃離是非之地唄。」
婆婆平時話不多,有時卻讓人啼笑皆非。我閒下來時常陪她去樓下透透氣,有次碰到和我關係不錯的鄰居,四十歲不到,氣質優雅。婆婆居然一開口就問對方有否五十歲。對方臉上頓時凝結起尷尬的笑容……。我趕緊解圍:「對不起,是我的錯,在我婆婆眼中,我永遠是個沒長大的孩子。但她要是見到別人家穩重有氣質的姑娘,即便是二十歲,也秒變大媽。」事後我鄭重提醒她:「以後不要再隨便問人家年齡!」她笑著唯唯諾諾!

堅信不移

有一段時間,二哥在外地工作,一年才回一次家,二嫂和她同住。嫂子長得漂亮,人又賢淑,村裡有些不三不四的人興風作浪,對婆婆說些關於嫂子的閒言碎語。她義正詞嚴地和她們理論:「別人喜歡咂舌頭我管不著,但我媳婦是個正經人。我警告妳們,別再往我媳婦身上潑髒水,小心我割了妳們舌頭!」傳舌的人無趣地走了,從此平安無事。
我私下問婆婆:「您一點都不懷疑傳言的真偽?」她輕輕歎了口氣堅定地說:「我相信她!我相信她是好女子,她就一定能成為一個好女子!自家女娃,我當然要無條件地維護她的尊嚴。」又自言自語:「我也當過兒媳,我也是女人。女人呀,只要有愛的滋潤,再笨也能變聰明,再醜也能驚豔!在我的心中,每個兒媳都是我曾丟失的女兒。」
婆婆有六個子女,她從不向任何一個孩子提要求。對我們每次隨心意為她買的禮物,總是欣然接受並且用得開開心心。四個兒媳,沒和哪個紅過臉。兒子兒媳吵架,她偏媳婦兒,或者乾脆不摻和;不多言多語,不說東道西。有一份光,發一份熱,心底無私全是愛!
閒下來時,我也會泡兩杯茶,端把椅子,邀婆婆面對面舉杯聊天,纏著她講她的愛情,說人生往事。這時候的婆婆,銀髮在陽光下熠熠生輝,臉上洋溢著少女般的天真爛漫。彷彿,時光不曾老去,歲月不曾滄桑!

高空深情

拗不過婆婆的執著,給她買好機票送她回老家。為她挑了靠窗的位置,我倆依偎並坐。看著窗外掠過的藍天白雲,婆婆忽然拉緊我的手,濃濃的湖北口音有些顫抖:「之呀,妳咋比親閨女還親呢?」我貼著她的耳朵,第一次一本正經地和她說話:「作您的兒媳,我很幸福。以後,我希望自己也能當一個像您這樣的婆婆。」婆婆發出一迭笑聲,竟然流出了一長串口水!
天高雲淡,飛機在半空中翱翔,平穩得就像坐在一個大屋子裡。婆婆握著我的手,臉貼著我脖子,傳來熱呼呼的氣息,伏在我肩上睡著了。我看著面前這個和我沒有任何血緣關係,卻把我當成親閨女的長者,捋一捋她額前的頭髮,眼眶一熱:「原來,婆婆就是媽呀!我的婆婆媽媽!」(作者定居中國東莞)


本文摘自《2018真愛家庭雜誌第103期》,歡迎廣為轉發分享。

文/梁靈之

本文取材自《真愛家庭》雙月刊該雜誌為「國際真愛家庭協會」之代表性刊物以陪伴全球華人「將心歸家享最愛,守住真愛守住家」為宗旨提供全人性全程性全面性的專業服務
該雜誌2001年創刊迄今所有内容及該協會所有課程教材及服務請上網查詢www.familykeepers.org
#真愛雜誌
#婆媳
#家庭
#關係


留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