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自己的定位 . 靈食悅讀 . 靈修類


「除非主命定,誰能說成就成呢?」(耶利米哀歌三章37節)

  在美國作留學生的第一學期,修了一門寫文章的課,老師開門見山,清楚講明,要拿A的話,在學期內,必須成功地把寫的文章投稿,有報章雜誌接受,有稿費。老師也明說,不管文章寫得多長多好,若拿不到稿費,沒有被登出,學期的成績頂多是拿一個B。下課回到宿舍,心情實在十分沮喪,我是一個留學生,對美國的環境全無認識,這門課要拿一個C,能過關都不容易。整個星期,不管在什麼地方,做什麼事,在我的腦海中只有一個問題,我能寫什麼?到哪裡去找題材?
  到圖書館的雜誌室,雜誌、報章、早報、晚報,數不盡,不知道從哪處著手。從圖書館跑到學生會館,到處都是學生,有的在聊天,有的在說說笑笑,有的在看電視,有的在讀書,有的在喝可樂,有的在喝咖啡,有的在呆坐,有的在打瞌睡,好一群無憂無慮的年輕人!我覺得自己是一塊方形的木頭,裝不進去圓形的盒子裡。
  回到宿舍房間,坐在窗前的書桌,遠望著校園的百年老樹,小小的書桌,直背的椅子,是我最自然的小天地。看著百年老樹,希望可以得到文章題材的靈感。宿舍前面大草坪中間,是一棵高大的大白蘭花樹,樹葉特大特厚,是深綠色的複葉,花是潔白的,正如它的名字,花朵很大,比大的湯碗還大。大白蘭花樹讓我想起我家後園的白蘭花樹,大白蘭花的一片花瓣,都大過我家的白蘭花。

連連看的遊戲
  既然想起家後園的花,自然也聯想到家中的廚房。宿舍的餐廳服務員,替我舀飯的方法,是用一個圓形的冰淇淋勺子,放在我碟子上的米飯,就像一球冰淇淋,圓圓白白的,我突然懷念起家中飯碗裡香香熱熱的米飯。從大白蘭花樹聯想起家中的廚房、米飯,我好像在玩童年的連連看(connecting the dots )的遊戲,把很多的點連起來,就可以形成一幅圖畫。也許是一隻小兔子,一棵樹,小孩在玩翹翹板、盪秋千的圖畫。
  突然靈光一現,我對自己說,我可以寫有關中國餐的文章。但是,這個念頭,叫我忍不住舉手敲敲自己的腦袋,太可笑了。雖然我天天都吃中國菜,是吃米飯長大的,可是,卻沒有進過廚房,從沒煮過一道菜、一碗飯。我又對自己說,沒關係,我可以寫遊子對家鄉菜的懷念。並且城內中國餐室的炒麵,需要用極大的想像力,才知道,放在碟子上的,好像特瘦小的炸薯條,鋪了一些肉絲、青菜,就是肉絲炒麵!
  很快,也很容易地,我就把文章寫好,貼了郵票,寄給市內日報的星期日雜誌的食物專欄主編。出乎意料之外,報館竟然派來一位攝影師,找了兩位同學和我一起吃意大利麵。因為在文章中,我說,意大利麵比那碟炸的麵粉小牙籤更像中國的炒麵。

主啊,祢要我做什麼?
  文章見報了,稿費也收到了,成績得A是一定的了,心中自是非常得意!每當我回味這興奮的經歷,腦海中自然浮現三個字”find my niche”──找到自己適當的位置。其實在我生命的不同季節中,自然會有不同的位置、位分。就像在家中的客廳,有小架子,或是壁爐上的陳設架,我們會擺一些照片、紀念品。也會按照不同的季節、假日、節期,有不一樣的布置。假如我是聖誕紅,在聖誕節期間,我的位置是客廳的中央,是最「搶眼」的,最被注意的。節期過了,聖誕紅的位置也改變了。這是自然的,也是必然的。

回顧過去五十年的事奉日子,都在學習,求問:「主啊,祢要我做什麼?主啊,我當如何做?」位置對了,就輕鬆自然,如魚得水。自己不吃力,別人也沒壓力。

我非常喜歡在仲輝書房牆壁上掛著的一句話:「事工的開始是神的旨意,事工的進行是神的能力,事工的結果是神的榮耀。」這實在是天天都在學習的。
(本文摘自《恩典的足跡》〈16 找到自己的定位〉,天恩出版)


如果你喜歡閱讀,也許你也會有興趣
我開始期待在隱密處的每一天 . 書香釋迦 . 造就類
如何得著神的指引 . 靈食悅讀 . 造就類
 #加入LINE官方帳號享神秘贈禮
加入好友
**轉貼本文時禁止修改,禁止商業使用,並且必須註明來自天恩出版社版權所有,請勿翻印,及附上原文連結**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