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壓或減壓?


  親愛的上帝:
  最近女兒Nancy壓力大,情緒波動也跟著大,搞得我好疲憊,這孩子怎麼這麼難教呢?

  看著小孩長大總是令我驚歎。學會走路、表達思想、做飯給家人吃、送愛心禮物,每一步都不是理所當然的。連一些我自己都覺得好困難的情境,孩子跌跌撞撞地,竟也度過並且成長了。有時我想,如今的孩子比我們當年不知強多少倍!
長籲短歎少年愁
  可是,總有過不去的難關。進入高中後女兒生活越來越緊張,本來挺快活的,現在老緊繃著臉,容易忘事,常唉聲歎氣的。功課越來越難,作業常做不出來,時間總是不夠用,越忙越亂,還要煩惱朋友不夠多、手機空間不夠裝最新的apps,每天吃甚麼、穿甚麼,還有許多說不清的少年愁。

  這些青少年真的需要自找這麼多壓力嗎?他們比我們當年擁有的資源多多了,怎會這麼點「正常的」壓力,就長吁短歎了呢?

  連穿衣打扮都會產生壓力,如今的青少年穿著好講究啊!運動褲要有三個竪白條、牛仔褲必須很合身、男生女生都會做做髮型……。女兒並不是個追求品牌愛花錢的孩子,可完全不理會同學的眼光,是挺難做到的。她對衣飾的挑剔真讓我惱火。寧可只盯著一條最「合適」的褲子穿,也不穿現成但不夠「好看」的褲子;剛剛認為自己過了穿粉色的年紀,對所有粉色的衣服就一概不沾。她並不會纏著我買新衣,所以我也不好說她,可是對著滿滿的衣櫃說「沒衣服穿」這種話,為娘的聽了難免冒火。年輕人的時尚觀真是難以理解,在同伴面前保持「夠成熟」的形象真的這麼重要嗎?
這樣的學不好上
  至於功課,我不得不承認是夠難的! 不僅要蒐羅浩如煙海的知識,還要能夠融會貫通,說出個所以然來。「水為甚麼是基本人權?」「你認為你的國家是否應該擔起國際責任?」「你從哪裡來?」「人活著的目的是甚麼?」果真先天下之憂而憂!

  科學課上要在惡臭中一層層解剖牛眼,還要寫出實驗心得。烘焙也不能只單單烘出甜點來,而要像經營公司一樣與「生產部」、「營銷部」、「財務部」的同學小組合作,實施一場大義賣。結果最難的不是做出甜點,而是義賣頭天晚上趕製現場宣傳畫,還要在義賣現場保證運作流暢,錢也不能數錯了。數學課算是簡單啦,可是因此必須更主動幫助別的同學學數學,否則,扣分……

  我知道這樣的學不好上,所以為娘的極盡己力教她做計畫、管理時間、學會思考,傳授了這麼多方法,應該可以應對自如了吧?誰知她還是會大事情拖到最後一刻,時間不夠了就大喊「我搞不懂啦!」她這拖延的習慣,成了母女之間最常擦槍走火的原因。孩子到了這年紀,不需要再靠我提醒了吧?自己有內在動力才是真正的成長啊!若她只是不用功,我倒好作嚴母,可她每次寧可少睡覺也要硬把功課做出來,成績也不錯。我該怎麼面對?
如此豐盛,又如此孤獨
  前幾年女兒還會黏著我,事事靠著我,可是一瞬間,她長大了,我那喜歡一遍遍提醒的習慣越來越起反作用。女兒頻頻說:「媽,我知道了!我是個青少年,OK?」可是很多時候,她好像並不知道啊:不知道她在拖延,不知道侵吞睡眠時間就是不愛惜身體,不知道「不聽老人言,吃虧在眼前」……。有時候本該女兒自己承擔的壓力,反變成了我的壓力,我若不催她,她真的會誤事哩!

  何時才是該我放手之時?到底是孩子怕摔,還是我自己怕她摔?

這一代青少年的生活如此豐盛,又如此孤獨!

  這一代青少年的生活如此豐盛,又如此孤獨,比我們年少時更渴望友誼和關係,他們在乎同伴的看法,遠遠勝過在乎父母。是否也因此,他們無端接受著太多同儕壓力?同學一句點評的話,可以讓女兒高興或難過半天,要是被接受加入一個朋友群,會跳起來摸天花板。她們還會好友相約外出,享受精心一日。可若是沒被邀請參加某個聚會,就會悵然若失。孩子的心如此繫在其他一個個喜怒哀樂無常的孩子身上,我常不知該把孩子多往外推一把,還是多留她在家中的避風港。

  親愛的上帝,謝謝祢聽我訴說,我真不知所措,如今想作稱職的父母真不容易。我向祢訴說,因為祢明白我的每一處糾結,也了解我的每一份努力。
放手吧!享受吧!
  昨天與一群父母一同放聲歌唱時,忽然清楚地聽到祢對我說:「妳是我的孩子,妳屬於我,我會愛妳到永遠,不管發生甚麼。」那一刻,我心中突然被點亮了,另外一句話同時扎入我的心扉:「她是妳的孩子,不管她做得怎樣,妳都會毫無條件地愛她嗎?」

  是啊,我從小所熟悉的是有條件的愛―表現夠好,才會被愛。我很想用無條件的愛陪伴孩子成長,可是無法完全做到。我無法理解青少年的世界,耐心夠用三次或五次,到第七次、九次她還不長進時,我的耐心就會告罄。今天,我要問自己,如果從來都不喜歡評斷的眼光,為何仍戴著有色眼鏡看自己的孩子?壓力之下的孩子,需要我說那麼多道理和方法嗎?我的情緒需要隨著她起起伏伏嗎?

  我猛然意識到女兒已經多麼努力地在成長!她能做的事情、能給別人的幫助、所參與的有意義的活動,真的不知比我當年要多多少倍呢!而我,真的用心去了解她所處的世界了嗎?現今時代裡那些有形、無形的壓力,又豈是我所經歷過的?我有甚麼資格說「這算甚麼?太嬌生慣養了吧!」我為甚麼不能在孩子想「懶洋洋」一會兒的時候,允許她以自己的方式來舒壓呢?我自己喜歡清靜,為何就認定孩子花在社交上的心思太多了呢?我不是跟女兒講好哪些事情該她自己負責,幹嘛又悄悄鑽出來替她負責、替她著急呢?


進入高中之後,女兒生活越來越緊張,媽咪似乎愛莫能助。

  想起自己日記上曾寫:「讓孩子適度承受壓力是有益的。」我怎麼只會說,卻做不到?

  女兒「壓力山大」之時,不會淡定如我,她會邊做事邊唉聲歎氣,或是呼天喊地。現在想想,那些不悅耳的聲音,大概也是她解壓的辦法吧!我心中不也常想吶喊?只是沒有出聲罷了!

  可以確定的是,經歷過一次次的擠壓,女兒長大了,更有能耐了,更多次篤定地說:「我知道怎麼做。」而家裡解決問題的人,也越來越多是她。我還是學會享受一下她呼天喊地的聲音吧!過不了多久,她就要離家單飛了,也會把「小燕子」撒嬌的聲音帶走。

  謝謝祢傾聽。謝謝祢讓我作Nancy的媽咪。謝謝祢愛我,也愛我的女兒。

本文摘自《2018真愛家庭雜誌第100期》,未經同意請勿轉載

文/劉小臨

本文取材自《真愛家庭》雙月刊該雜誌為「國際真愛家庭協會」之代表性刊物以陪伴全球華人「將心歸家享最愛,守住真愛守住家」為宗旨提供全人性全程性全面性的專業服務
該雜誌2001年創刊迄今所有内容及該協會所有課程教材及服務請上網查詢www.familykeepers.org

#真愛雜誌
#青少年
#壓力
#成熟
#孤獨
#同儕壓力

如果你喜歡閱讀,也許你也會有興趣

#加入LINE官方帳號享神秘贈禮
加入好友
**轉貼本文時禁止修改,禁止商業使用,並且必須註明來自天恩出版社版權所有,請勿翻印,及附上原文連結**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