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不是我們要去的方向,而是出發的地方 . 書香釋迦 . 她的勇敢時代特別推薦

她的不平凡之處,就在於她沒有以卓越做為換取世俗所謂「成功」的墊腳石。相反地,她眼中所看到的,更多是人們的真實需要,特別是那些貧窮的、不足的、被忽視的,和需要關愛的孩子們。

劉安婷小姐於2012年自美國普林斯頓大學威爾遜公共與國際事務學院畢業之後,曾經在紐約某醫療顧問管理公司工作,後來毅然放棄高薪,投入「Teach For Taiwan」(為臺灣而教)計畫的籌備,回到故鄉臺灣來圓夢。

說到「Teach For Taiwan」(為臺灣而教)計畫,自然得先從美國的「Teach for America」計畫說起。

1989年時,同樣來自普林斯頓大學的校友溫蒂.寇普(Wendy Kopp)有感於當時美國教育資源不均的情況,於是發起了「Teach for America」計畫,成功號召五百位大學生前往貧窮地區,展開為期兩年的教學工作。

如今,「Teach for America」計畫已經擴大為「Teach for All」組織,在全球二十六個國家都有人參與,希望可藉由群策群力來幫助全世界的窮苦孩子,讓他們得到品質良好的教育。

受到普大校友的啟迪,加上受到父母投身臺灣偏鄉教育的家教影響,讓劉安婷小姐毅然投入「Teach For Taiwan」的計畫。師法美國的理念和制度,幫臺灣偏鄉培育更多的師資。

2013年,她憑藉想要為鄉里服務的熱誠,順利取得了合作授權,正式返臺成立「Teach for Taiwan」。同時,透過全球組織累積多年的教材經驗與網路資源,進一步在地化之後,以「一個方案解決兩個社會問題」為出發點,推動青年朋友投入偏鄉教育的神聖工作。

劉安婷小姐指出,「從這些經驗,我更體會到孩子成長過程是需要老師的長期陪伴,臺灣偏鄉學校招募不到優秀老師,但奇怪又同時存在著青年就業不易與流浪教師失業的矛盾情況,我就一直在思考如何do something for Taiwan?」

今年二月初,在「Teach for Taiwan」所舉辦的第一屆教師招募活動中,竟然有接近兩百人來報名角逐僅僅八個名額,不但讓劉安婷小姐感到訝異,也讓大家看到臺灣的希望。經過嚴格的甄選與培訓,如今「Teach For Taiwan」第一批結業的老師,已經正式進駐臺東等偏遠地區。

「Teach for Taiwan」計畫雖然才剛剛起步,堪稱繳出一張不錯的成績單,雖然還談不上成功,但至少已經看到希望的曙光。如果說,劉安婷小姐當年的遠走他鄉,是為了積累回家做一番志業的動力;那麼,我也得說── 這一切,都是因為愛。

【名家推薦】
「看安婷的外表,不會想起「流浪」或「孤獨」。但她的故事,充滿了這兩個元素。流浪,一方面表現在登機證和行李箱,她去了迦納、海地、日內瓦。另一方面表現在她不斷探索生命的方向。她問了自己很多深刻的問題,包括:非營利組織,會不會也只是舒適圈?至於她的孤獨,一方面表現在愛情的失落,她分享了二十歲的初戀:)另一方面表現在她做出很多不同的選擇,包括Teach For Taiwan。這個故事我最喜歡的畫面,是安婷二○○八年第一次到普林斯頓時,在紐約機場找接駁車的場景。經過一番折騰,「車子一上路,我便不支昏睡在媽媽的大腿上。」安婷、我們、台灣,都在流浪,也將體會更多孤獨。就讓安婷的故事,成為我們疲憊時的支柱。」
──王文華(夢想學校創辦人)

「我其實沒有真正認識安婷。見面不超過五次,對話次數屈指可數,即便網路或媒體報導,我也很難有完整的時間仔細閱聽。我唯一知道的,是她只花了不到兩年,就初步完成我努力了十七年的事。這十七年,我在偏鄉窮盡一切努力,試圖解決台灣教育體制內無法解決,卻也無比重要的事,目前我和我的團隊在我們的現場似乎初步解決了因為僵化的教育編制而造成死水般的師資困境──要走的該走的走不了,想進該進的進不來。而安婷,一個不到二十五歲的小女生,沒有教育專業背景,沒有官方實際奧援,卻一腔熱血的想要協助解決台灣偏鄉學校的師資問題。她已經開始,並且有了好的出發,TFT正認真前進,即便一堆人心存質疑──特別是體制內的專業師資培育系統。但,又如何?好好看看安婷的書,或許我們就會知道,這個從異鄉回來的小女生,是如何有能耐的想要為台灣出發。」
──王政忠(SUPER、POWER教師獎、師鐸獎得主)

#加入LINE官方帳號享神秘贈禮
加入好友

**轉貼本文時禁止修改,禁止商業使用,並且必須註明來自天恩出版社版權所有,請勿翻印,及附上原文連結**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