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以為義的怒氣是偷竊身分的賊

自以為義的怒氣是偷竊身分的賊

  當神大大地使用某位被我們視為較不敬虔、較無恩膏或資格比較不夠的人,我們就會打從心底質疑。尤其假如他們竟然在神應許給我們的領域上成功了,我們心裡就更不是滋味了。我們可能暗自對神說:「假如我是祢的話,我才不會使用那個人。難道祢沒看見他們的弱點嗎?我比較有資格啊!為什麼祢不揀選我而要選擇他呢?」驕傲正在敲我們的門,現在我們站在苦毒和幻滅的邊緣了,那是邁向驕傲與悖逆的第一步。驕傲是仇敵的頭號武器;驕傲所帶來的優越感會破壞真實權柄和價值觀。驕傲是澆不熄的慾望,伴隨而來的是心靈被折磨耗損,進而將生命的喜樂和一切成就都奪走。

  有一位牧師──姑且稱之為史提,帶領一間大教會。我的一些好朋友參加那教會,漸漸地成為教會領袖。他們舉行第一屆聯合特會時,我受邀參加。大會上宣布史提夫婦被這個羽翼漸豐之教會網絡選為婚姻諮商牧師,為需要婚姻諮商的牧者夫婦服事。我雖在婚姻諮商方面頗有果效,但是對這網絡內的牧師而言,我是新來乍到,他們並不認識我。在與史提的簡短會面中,我察覺他有會造成夫妻不和的驕傲問題存在。他的恩賜才幹雖然顯而易見,但因為他沉溺在成功之中,所以在個人方面需要作重大調整。大約一年後,我聽說他跟祕書跑掉了,不當牧師了。不久後,我那參加史提教會的好友離婚了,又過幾個月,他們的孩子對我說:「以前我一直相信神什麼事都能做,現在我的牧師離婚了,我爸媽也離婚了,神在哪裡?」最後這問題也是仇敵要設計害我的,發生這麼多事,神在哪裡?我論斷了史提牧師,但我不明白的是,原來我也論斷了神

     多年後,我參加一場通常並不會去的牧者特會,史提就坐在我前面一排!我頓時怒火中燒,史提跟他的祕書結婚了,出走教會七年後又回來服事。神對我的工作未完,我心中的火又被點著。幾個月以後,我教會有一位長老告訴我,他們的子女剛找到一間正在經歷爆發式成長的新教會,那教會就在史提以前的牧區,目前已經有八位副牧師,牧師就叫史提!那位長老記不得主任牧師的姓,但是聽我一說,他就回答:「沒錯!我的孩子們找到這麼好的一間增長中的教會,真好,是吧?」我微笑地說:「讚美主!」但那假面微笑迅速融化在我怒氣中,我轉身離開!

  我心底發出疑問:「神啊,這不對吧!」神立即而堅定地回答:「是你錯了。」我可不退縮,再問:「神啊,這麼多年來我對妻子可是一直忠貞不二的。祢欠我一個說法!」這句話從我內心一浮現,我立刻知道我說錯了,而且內心震盪不已。神又回答一句充滿智慧憐憫、令我終生難忘的話,祂說:「我兒,他知道他的一切都是從我來的,是出於我的憐憫。我不欠任何人什麼。如果你認為我欠你什麼,那我無法賜福與你。」我舉起雙手,說:「神,祢不欠我什麼,只求祢賜福與我,只求祢賜福與我,只求祢賜福與我。」祂確實賜福給我!

  事奉多年來,我聽過太多牧養大教會的牧師最後失去一切主因多半是婚姻觸礁。不知何時起,我把它當作神是否賜福與我和教會的石蕊試驗。我在不知不覺中竟論斷神不該賜福給那些對妻子不忠的牧師。這種隱含怒氣的想法在我心中生了根,使我與父神為敵。

  又過了幾星期,前述那一位長老告訴我,他兒子教會的那位史提牧師,不是我說的那一位,兩人不同姓。幾年後,有次我跟那位真的「史提」牧師坐在一起,我開口向他請求原諒。他所建造的新教會比我正準備建造的更大,會友人數也比較多,對此我已毫無芥蒂,樂見其成。我祝福史提,他也祝福我的興建計畫。我心裡真的過得去了,跟神之間也OK沒事了。聽起來容易,做起來可不容易啊!但我們有天父幫助我們,我愛祂、敬慕祂。

  兒女獲得天父的祝福,只因他們是屬祂的;天父是不會把祂的國交給雇工去運作的,祂的國屬於祂的兒女。如果天父要為我們做事而付酬勞給我們,那我們就不是祂兒女,降格為雇工了。雇工拿工錢,兒女承受產業。我們寧作哪一種人?工資要看我們做什麼事,產業(遺產)是看我們的身分。

  自以為義是一種最迷惑人的靈,是偷竊身分的賊。我們屬血氣的肉體既脆弱又自私,完全不可信賴,無論誰都一樣。我們需要警醒並獻上自己的身體當作活祭,怎麼做?絕不可對我們的自私讓步。我們有沒有以不敬虔的怒氣對待別人?我們應該要悔改,尤其是對神,也對別人,就算我們知道我們犯的錯比他們少!


(本文摘自大衛就知道他是王》第6章


👉點我選購大衛就知道他是王

如果你喜歡閱讀,也許你也會有興趣
新生活的爭戰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