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引用經文時是什麼心態 . 靈食悅讀 . 造就類

你引用經文時是什麼心態
現實的教會環境,教牧犯錯和信徒犯錯,會受到完全不同的待遇,教會勸誡的益處似乎只對信徒有效,教牧一旦犯錯,七十個七次的饒恕恩典似乎輪不到教牧來享用,更重的刑罰在今生就臨及(本來是給法利賽人的),不用等到審判那天;當大家在談論教牧人員權柄濫用的同時,信徒的集體偏差又有多少人敢介入和責備;進一步說,若基督教媒體有偏差,監督的機制又在哪裡?教會不是政府部門,基督教媒體主要的功能也不是在監督教會(當然還是難免會帶有這樣的功能),當沒有公正的第三方機構的時候,媒體自律變得異常重要;曾經反映兩個基督教媒體的疏失和偏差,不見更正,也不能求主懲罰吧。有一件事很奇怪,也很為難,除了耶穌、幾位我們知道的先知、使徒,以及宣教史上一些為主為羊殉道的宣教士,請問誰有資格引用〈約翰福音〉101115節那段大家耳熟能詳的經文?因為引用時的認知與心態很關鍵。

我是好牧人;好牧人為羊捨命。
若是雇工,不是牧人,羊也不是他自己的,
他看見狼來,就撇下羊逃走;
狼抓住羊,趕散了羊群。
雇工逃走,因他是雇工,並不顧念羊。
我是好牧人;我認識我的羊,我的羊也認識我,
正如父認識我,我也認識父一樣;

並且我為羊捨命。

最近在一次聚會中一個傳道人引用這節經文(參加的人大約有一半不是基督徒),傳道人跟參加活動的人不熟,只是因為提供場地代表教會致詞;不是在對會友講話,加上又是那種「說教式+自我感覺良好」的分享,既不接「天氣」,也不接「地氣」,結果當然是你分享你的經文,我還是不知道牧羊人捨命跟我有什麼關係?養羊可以讓人參觀,羊毛可以賣錢,還有羊肉可以吃,看來是羊捨命啊;前面談「捨己」也就算了,現在連養個羊,牧羊人還要「捨命」,基督教真是個奇怪的信仰。

好牧人只為特定羊群捨命,不是為所有的羊
「好牧人為羊捨命」原來只有一個意義,就是耶穌在十字架上為罪人死。一般的牧人都不一定需要這樣做,我們知道,使徒保羅、彼得和很多牧師、宣教士,都是為羊群而死,但要想到是基督這個大牧者先為我們捨命。神學院的「教牧概論」多少都會提到牧師需要為羊群捨命,但正常的牧養實在不需要為羊群捨命,羊群也不需要為牧師捨命;除非是特例(我在海外牧會期間這種特例比較多些),如果有因此喪命,都是不正常的事。一個牧師牧養羊群,最後累死、氣死,那一群羊大概也不是什麼好羊,甚至是如狼的惡羊。在審判的時候,神不會說:「你們這群羊真棒,讓我的好牧人累死、氣死。」同樣,牧師牧養羊群,如果因疏失讓羊死掉,也要受責備或刑罰。牧師愛弟兄姊妹是本分,但捨命,要謹慎,不要變成一種一廂情願或律法主義,教會的羊群也不要一副準備苛待牧師、期待牧師殉道的狀態。

耶穌是真正的好牧人,只有祂能定義好牧人
好牧人不會盲目捨命,就算捨命也是要根據神的旨意;我們心中可能都有一個好牧人的形象和標準,沒有一個牧師會自吹自擂說自己是好牧人;就跟沒有一個謙卑、敬虔的基督徒會說自己謙卑和敬虔一樣,正常的基督徒都會覺得自己還是自私自利、不夠謙卑敬虔;如果你是羊,你覺得你配得好牧人為你捨命嗎?那是好牧人自己的選擇,不是你的期待;哪有一個愛父母的兒女會盼望父母會他們捨命?要捨命也是父母自己願意;這幾節經文,到底是牧者用來自我勉勵用,是在描述一個事實,還是一個比喻?信徒可以用來勉勵牧者為他們捨命嗎?不為羊群捨命,就是雇工?會這樣想的羊群,根本就不用為他們捨命了。對信徒來說,唯一可以引用的時刻,就是有牧羊人真的為他們捨命;而不是信徒用來期待、勉勵、要求牧羊人為羊捨命。碰到不好的羊是常有的事,作一個牧師,對罪人的了解應該比一般人更深刻,如果牧羊人碰到教會像賊窩或賊窩型的教會又該怎麼辦呢?現在已經很少有人會把賊窩兩個字用在教會上,更不會形容或承認自己的教會像賊窩。

這稱為我名下的殿在你們眼中豈可看為賊窩嗎?我都看見了。這是耶和華說的。(耶利米書711

🛍點我選購《不插電教會》

如果你喜歡閱讀,也許你也會有興趣

留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