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為好爸爸的4大法寶

  

  曾有不快樂童年的史雷頓(Gregory Slayton),如今是一位橫跨多領域、成就非凡的傳奇人物。縱然擁有總裁、創投家、外交官、長春藤大學教授、暢銷書作者、慈善家、達特茅斯學院和哈佛MBA畢業生等諸多光環,史雷頓最熱衷談論的卻不是怎麼在矽谷創業致富,而是如何當一位好爸爸。在他眼中,男人一生最重要的工作莫過於當一位稱職的父親,因為這不僅能造福家人,更能改變整個社會。在創投界多年,成績斐然的史雷頓,最喜歡引用富達投資公司(Fidelity Investment)創辦人彼得林區(Peter Lynch)的一句話:「兒童是我們到目前為止最好的投資。」

華裔家庭埋心靈種子

  史雷頓童年時,父親離家出走,還留下一封信,說希望以後永遠都不要再見面。心靈受傷的史雷頓,後來生命中出現了一位天使──自臺灣移民來美的張先生。這位在鎮上開雜貨店的華裔張伯伯,把他當親生兒子對待,送給他生平第一本聖經,週日也必定帶他上教堂做禮拜。長時間下來,在不同環境中,史雷頓看到張伯伯如何領導全家人,其溫柔謙卑的「僕人領導」式風格,為史雷頓的心靈埋下一顆種子,一個渴望。

  雖然缺乏父愛,史雷頓慶幸自己有位好母親及全力協助教養的祖父母,讓他以優異成績進入名校。在達特茅斯學院就讀大四時,史雷頓對信仰開始認真追求。1982年他獲得亞洲研究碩士,自此開展了他參與亞洲、非洲及拉丁美洲的國際慈善計畫。1990年,他獲得哈佛商學院MBA碩士學位,之後在北加州成立「史雷頓創投公司」,以精準又具前瞻性的眼光投資了當時默默無聞的兩個小科技公司Google 和Salesforce.com。

  史雷頓相信是上帝的恩典,讓他早期投資獲得豐厚報酬,因此和太太決定成立「史雷頓家庭基金會」,就是全美「爸爸團契」(Fellowship of Fathers Foundation)的前身,後來啟動了整個「亞洲家庭第一」(FamilyFirst Asia)的事工發展。

  迄今「家庭第一」機構已在臺灣、香港、新加坡、馬來西亞、印尼及菲律賓等地開枝散葉,旨在宣揚「好爸爸」角色的重要性,並積極鼓勵所有已婚男性一同踏上愛妻子、愛兒女的父職之旅。

著成全球暢銷書《我是好爸爸》

  因著自身的經歷,史雷頓相信「好爸爸是後天造就,而非天生的。」他三十多年來遊走各地,採訪父親,研究父職,並將累積的心得與第一手觀察資料,集結成書《我是好爸爸》(Be A Better Dad Today!)。書一上市,立刻榮登暢銷書排行榜,並獲得美國參議員麥肯、前副總統候選人李伯曼及前佛羅里達州州長傑布‧布希的強力支持。

  成為好爸爸與好男人就像成為冠軍運動選手一樣,沒有捷徑。書中,史雷頓指出父職之旅需要的法寶有四:地圖;實用工具;好夥伴;信仰及家人

【建言一】地圖:擬定「家庭的崇高願景」
  「幸福家庭並非偶然」,史雷頓說,「關係緊密的家庭必定是在順境與逆境交織中鋪墊而成。身為一家之主的父親,有必要與家人共同擬定一份『家庭的崇高願景』,確保家中每位成員,即使遭遇暴風雨仍目標一致,仍能攜手同進,團結一心。」

  史雷頓不到五十歲,便成為傅爾布萊特的亞洲客座學者、矽谷創投家、成功的CEO、國際慈善家、美國大使及長春藤教授。但在這些顯赫的頭銜背後,卻付上了要家人陪他四處搬遷的辛苦代價。

  接二連三的事件讓他醒悟,必須當機立斷,在家庭願景與事業願景之間調換優先順序。「如果我一方面說自己會把家庭擺在第一,卻繼續一星期在工作中投入七十小時以上,甚至有一半的時間出差在外,這樣是無濟於事的,我必須說到做到。」

  於是他在工作上進行大幅改變,生活也力求簡化,終於把快要「脫軌」的自己拉回正道,重新拉近親子間的距離。

  史雷頓所分享的「家庭的崇高願景」,透露出信仰家庭價值觀的傳承,與非常華人式思維的孝順方式,這與史雷頓成長過長中受到華裔家庭教養的影響不無關係。他說,「在未來的歲月裡,我們會繼續孝敬父母,照顧他們一如他們照顧小時候的我們。他們沒有把我們送交保母或寄宿學校,所以無論如何,我們都不會把他們送到老人住宅或安養院。」

【建言二】實用工具:活用十大隨身為父利器
  沒有好的工具,甚麼都做不了。史雷頓提供了當個好爸爸所需要的十個好用又有力的工具,包括:

1. 家庭第一,與家人同樂;
2. 在婚姻中全力以赴;

3. 設定道德標準並保持謙卑;

4. 展現真摯的愛;

5. 成為一個僕人領導者;

6. 讓家人關係更緊密;

7. 請求上天的協助;

8. 效法其他好爸爸;

9. 保持樂觀與絕不投降的態度;

10. 給家人全方位的支持。


  史雷頓今年二十五歲的兒子Christian 這樣形容他的父親:「我老爸非常在乎家庭同樂時間(together time),有時候在乎到讓我們有點受不了!」擁有四名子女的史雷頓,目前只有一個十五歲讀高中的兒子仍住在家中,史爸雖然行事曆排得緊湊,但固定安排每年全家人一起度假。孩子大了,偶爾有自己的想法,可是一旦老爸堅持,每個人都要全力配合。

  Christian憶及三年前為了慶祝爸媽結婚二十五週年紀念,全家到夏威夷度假,甚至連在德國服役的大姊(美國陸軍中尉)也特別請假趕來。有個畫面一直深烙在Christian 腦海裡:「某天,我們全家在海灘上散步,突然下起雨來,雨越下越大,迎面而來的海浪也越捲越高。我們六個人在雨裡、浪裡手牽手連成一線!」那幅場景宛如史雷頓當初勾勒的家庭願景:「即使遇到困難,我們全家依然會互相扶持,共同努力解決問題。」

  成為好爸爸的實用工具中,成為「僕人領導者」的觀念在當今「惟我獨尊」的社會文化中,尤其格格不入。經常受邀至哈佛、斯丹福等頂尖商學院演說的史雷頓,經常不忌諱舉耶穌的例子,強調這種以「愛和奉獻」為出發點的領導原則才能真正改變整個社會。「正如人子來,不是要受人的服事,乃是要服事人,並且要捨命,做多人的贖價。」(馬太福音20:28)

  史雷頓說耶穌是使用十個當好爸爸工具的大師。他把家庭(所有的子民)擺第一、被釘在十架上而死;把家人的利益置於他個人的利益之上;全力以赴完成他的使命(崇高願景);過程中展現高度謙卑的姿態;不斷請求天父的幫助;一路上有好夥伴相挺;擁有樂觀、絕不投降的態度;給予門徒全方位的支持與了解,為「僕人領導者」父親樹立了最佳典範。
【建言三】好夥伴:凝聚一群同伴同行的好友
  熱愛體育活動的史雷頓喜歡引用棒球選手的例子,說明父職之旅沒有獨行俠。任何一位成功的職棒選手都需要幾名親密戰友,在遭遇挑戰時互相協助,彼此守望鼓勵。爸爸們也不例外。史爸建議每位父親都與一些能力強(對他們所做的事很拿手)、個性好(誠實和值得信賴)、重承諾(對家庭、朋友、社區克盡責任)的父親們來往,力量和勇氣就會增強。

  建立「夥伴關係」的概念促使史雷頓成立「爸爸團契」基金會,致力於在美國及世界各地強化父職、家庭關係及信仰的重要性。身為基金會會長,史雷頓投入一半以上的時間擔任義工。

【建言四】信仰及親情:讓天父和家人作有力後盾
  父職之旅,也是一場自我探索之旅。史雷頓在各地講述自己創業故事時,從不吝分享過去被炒魷魚的經歷。他形容那些受挫經驗為人生中的「暴投」,一派瀟灑地說:「偶爾有個暴投不要緊,問題是,你如何處理這些『暴投』?」事業路上看來風光的史雷頓,每逢遭到打擊,家庭就是他堅固的精神堡壘,而家人永遠是他忠實的啦啦隊。

  「被解雇的那天,垂頭喪氣回家,沒想到一踏進家門,全家人列隊歡迎。當時十歲的女兒,第一個撲上來給我熱情擁抱,說『爹地,我──好──愛你!你是全世界最好的爸爸,無論你工作上發生甚麼事,我們都永遠愛你!』」家人義無反顧的支持,是史爸在外乘風破浪的有力後盾。

  世上沒有一個完美的父親,但是每位父親後面都有一位溫柔又強壯的天父,祂願意作每位父親的幫助和倚靠,讓「好爸爸」不再是口號夢想,而是可以付諸實現的正確投資。

言行一致,身體力行

  與歷屆許多美國總統私交甚篤的史雷頓,在《我是好爸爸》這本書裡,說到在小布希總統任內的一次白宮活動中,小布希把史雷頓拉到一旁,認真嚴肅地看著他說:「你跟我有許多共同點,其中一項是,我們都娶了比自己優秀的妻子,這點絕不可忘記。」這句話提醒史雷頓,要永遠尊重、珍惜他的妻子。小布希接下來講的話更有意義:「作丈夫和爸爸是我這一生中最幸運的事,因為這樣的雙重身分督促我成為一個更好的人。」

  史雷頓2016年幾乎每個月都到亞洲一趟,2015年則總共去了十次,訪問中國、臺灣、新加坡、印尼、馬來西亞等。「臺灣家庭第一協會在父親節剛上演了一場宣揚父職、叫好又叫座的話劇;馬來西亞舉辦了一個300人參加、以家庭與父親為主題的晚餐會;在印尼的雅加達有超過2000人參與『家庭第一』座談會!」史雷頓說。他帶動的「成為好爸爸」運動,在亞洲正如火如荼地展開。在史爸心中,「成為好爸爸,作個好男人,打造好家庭」是最重要的。

  成為好爸爸是一輩子學不完的功課,而且這功課落實於每天瑣碎的生活細節中。與史雷頓的電話採訪過程不算順利,幾度因為他要臨時處理家中的事而被迫中斷;但是這位好爸爸始終帶著溫柔親切的語調,知無不答。採訪近尾聲時,他很抱歉地說必須再暫停一會兒。

  「上床時間到了,我得叫兒子去睡覺。」他小聲地在電話上告訴我,此時已是史爸住所的當地時間晚上十一點多。我問他太太是否方便說幾句話?他說:「對不起,她很累,先去睡了!」他果真是名副其實的好爸爸!

(好爸爸史雷頓的故事同時亦刊登於《神國》雜誌第46期)

本文摘自《2017真愛家庭雜誌第96期》,未經同意請勿轉載


採訪整理/施玲羽

👉點我選購我是好爸爸

#真愛雜誌
#我是好爸爸
#史雷頓
#Gregory W. Slayton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