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兒女勇渡人生險灘

當成年兒女遇險時
文/廖美惠
清晨電話鈴聲突然響起,學校通知,讀大學的孩子被送到精神病院……
        某日,女兒告訴你,婚姻走不下去,準備要紕離了……
        雙學位的兒子頻頻失業,找不到前面的人生方向……
        兒子跨不過情傷,企圖自殺……
        20多歲至 30多歲,是人生中角色轉變最明顯的階段之一,而在轉變中最容易發生危機:由學生成為社會新鮮人、由單身走入婚姻、由父母家中搬出獨立生活、由青年人邁向成年人……。

        面臨成年兒女遭遇的各種危機,父母如同考卷打開,驟然看見一道道從未見過的全新考題,不免手忙腳亂,無法招架。危機有漸進式的,如課業或工作壓力大到無法承受,造成憂鬱症、躁鬱症;有意外急難式的,如重病、車禍;又或是重大情感打擊式的,如失業、失戀、離婚。

        父母的接納與陪伴,必可成為兒女們最堅強的後盾。重要的是「幫助卻不干預,輔導卻不主導」。
        以下將針對「憂鬱」、「失業」、「失婚」、「自殺」等四種對成人兒女造成莫大衝擊的危機,對父母提出建言。

建言 1 沉著應對,伴兒女渡「憂鬱」險灘
        「當孩子被診斷出有心理疾病時,我第一時間瀕於崩潰,拒絕承認這會是事實!」「全美精神疾病聯盟」(NAMI)新澤西分部華裔董事Grace Hu女士回憶,2001年當她接到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打來電話,通知她把女兒領回家時,離女兒大學畢業只剩一個月!
        「從來都不知道她在看心理醫師!這麼聰明健康、優秀活潑的孩子,怎麼會生病了?學校有沒有搞錯?我有沒有聽錯?甚麼是躁鬱症?……」突如其來的這通電話,讓Grace措手不及,人仰馬翻。待回過神來,發現擺在一家人面前的,就像大地震之後的重建之路,千頭萬緒。
        Grace以過來人的身分建議,面臨兒女發生精神疾病危機時,第一步,要保持鎮靜,沉著面對。父母一定要控制住自己的情緒,用冷靜穩定的語氣與兒女懇談。「溝通四不」包括:不要喋喋不休;不要顯出過度焦慮;說話速度不宜太快、音量不宜太大;不要說教。
        Grace提醒父母:心理疾病的復健之路,絕非幾朝幾夕就可完成,父母必須同心耐心應戰。作為成年兒女的陪伴者,父母首先要照顧好自己的健康,包括飲食、睡眠,最重要的是情緒。
        尋求支持團體會有很大的幫助。例如新澤西州的「金鶴計畫」,是專門為華人父母所成立的支持小組。Grace當初在這個團體得到很大幫助,如今成為機構董事、也是講師之一,許多兒女遭遇精神疾病者都接受過她的幫助。
        NAMI金鶴計畫負責人 Maggie強調,精神疾病如同生理疾病,華人父母不需感到羞恥,也不要自責。她送給父母們「四C」:
1.這不是你引起的。(You don't CAUSE it.)
2.這不是你能控制的。(You can't CONTROL it.)
3.你無法治癒它。(You can't CURE it.)
4.你可以學著去應對它。(You can COPE with it.)

建言 2 傾聽放手,伴兒女渡「失業」險灘
        張先生的兒子已年過30,擁有雙碩士學位,但每次工作幾乎都不超過一年,感到前途茫茫、卑微挫敗。兒子經濟無法獨立,只能長住家中。近日張先生數度與兒子發生劇烈口角,家庭氣氛越發惡劣。夫妻倆求救於專業輔導。
        北美中華福音神學院輔導系孟安麗博士表示:成年兒女感到前途茫茫,父母要試著進入他們的情境,以傾聽去了解背後更深的感受,引導他們說出內心的想法,而不是只專注在表面的找工作上。「成年兒女說不出來的痛,我們可以試著替他說出心中感受。」但是當兒女表示不需要建議時,父母要立即尊重。
        孟安麗認為,兒女職業生涯的選擇,是生命的成長及性格成熟的過程之一,父母要幫助兒女知道如何為自己的生活負責任。讓孩子學習獨立,這是父母給兒女最大的禮物。父母必須放手,尊重兒女自己的決定,而不要跳進去,越幫越忙。父母需要學習建立合宜的界限,即使兒女跌倒了,也要讓他們自己學習在跌倒的地方再爬起來,經歷從上帝來幫助,這樣下一次再面臨危機時,他們可以不依靠父母,鎮靜面對,正面處理。
        家庭更新協會輔導員許菁芬也表示,當成年兒女工作不穩定時,會產生高度的焦慮,以及低度的自我評價。通常他們會生氣並責怪父母當初逼自己選讀的大學科系。許菁芬分析,他們之所以會這樣反應,不過是為了保護自己,掩飾自己的錯誤和絕望罷了。父母不需因此受傷。可以試著從兒女的立場看事情,接納他們的心情。
        她強調,父母的任務,是在傾談過程中幫助兒女認識、接納自己的感覺,要以禮貌的態度待他們。透過傾聽及詢問適當的問題,讓成年兒女更進一步思考自己喜歡甚麼專業,接納自己的有限,反省自己真正要的是甚麼,面對內心深處真實的自己。這對於長遠的未來,未必不是轉機。

建言 3 勒住舌頭,伴兒女渡「失婚」險灘
        人生中任何轉變都會使人有不安全感,而離婚更高居所有壓力指數第二位,僅次於死亡。離婚問題處理不當,將使兩個家庭陷入永無止盡的痛苦中。
        簡太太的女兒是父母的掌上明珠。她從高三開始與男友交往,大學畢業立即結婚。儘管兩人相戀五年,仍因個性不合,三年後以離婚收場。
        對於女兒的失婚,簡太太當然心疼與不捨。但她尊重女兒的決定,完全不過問離婚過程的法律程序。失婚後,女兒帶著一歲大的外孫住在簡太太家附近,幾乎每天回娘家共進晚餐。娘家成了她最大的安全港灣,外公外婆成了小孫子最親近的家人。
        女兒剛離婚的那幾個月,看不到昔日開朗笑臉,也不太愛說話。但簡太太每次跟女兒見面時還是高高興興、天南地北地拉她聊天,煮好吃的家常菜安慰她。一年後,在父母全然接納與貼心幫助下,女兒終於慢慢走出失婚危機,重拾往日笑容。
        「我告訴自己一定要勒住舌頭,不能在女兒面前說『我早就告訴妳,不要嫁給他,你們不合適,妳偏不聽!』」簡太太說,這種話只是在傷口上撒鹽,一點兒幫助也沒有,絕對絕對不能說。
        簡太太不但沒有責備女兒,也絕口不說任何數落前女婿的話。簡太太說,每次忍不住想要說負面的話時,馬上在心裡禱告:「上帝啊!請幫助我,不說不造就人的話。如果沒有好話可說,我寧可默然無語!」
        成年兒女受困於人生險灘,轉向父母求救時,父母能做甚麼?許菁芬表示:第一步,尊重不責備。因為只要一開始責備,一定是把兒女推向反方向。第二步,針對他們的難題,提供幫助。第三步,協助適應新角色。簡太太就是很好的範例。

建言 4 了解接納, 伴兒女渡「自殺」險灘
        人為甚麼要自殺?有不少案例起因於生活中一些長期累積或突來的壓力。據統計,自殺者中,10%的人並沒有顯著理由;35%的人,被列為精神狀態不穩定;約40%的人,當外來的壓力超出負荷就很容易走上自殺之路。自殺是想要從痛苦中解脫出來。
        自殺已被列入十大死因的第一名。據「世界衛生組織」報告,2015年全球每十萬人中有 10.7人自殺死亡,此外據《康健雜誌》95期報導,臺灣年輕人自殺率逐年上升,近五年來增加了1.7倍。20至 24歲年齡層自殺者,更從每十萬人6.4人竄升到 10.8人,而且還可能被低報。因為華人難以接受「白髮人送黑髮人」,往往會讓法醫不忍寫明自殺,傾向判定為「意外」。
        許太太就讀博士班的兒子湯姆(化名),在失戀及與教授溝通不良雙重打擊下,在宿舍割腕自殺未遂。辦理休學後回家靜養一年。湯姆表示,感謝媽媽完全的接納,沒有責備他。經過一年心理醫師的輔導,目前已走出自殺陰影。
        許太太表示,事情既然發生了,雖然心很痛,還是必須以耐心與愛心去了解並接納尊重孩子。許太太在陪伴過程中曾對兒子說:「你的痛苦別人看來可能微不足道,但媽媽相信你的痛苦完全真實,很重大,很痛。但把人生的鏡頭拉長來看,或許就不那麼絕對了。」兒子把這句話聽進去了。
專家認為,徘徊於自殺邊緣者通常會發出求救信號,冀望有人聆聽。輔導員許菁芬表示,自殺其實是可以預防的。以下是三個基本原則:
        1.建立信任關係:當兒女表示有輕生念頭時,不要立刻訓話。盡可能少插嘴,先建立信任關係,將注意力放在他的感受上,協助他分辨自己的感覺,釐清問題真正的癥結。一旦他看清問題,極端的無助感也不攻自破。
        2.評估實施自殺行動的可能性:不要害怕,也不要太緊張,以溫柔堅定的語氣詢問他是否有想過自殺的方式和具體計畫,是否曾經企圖自殺。
        3.尋找專業心理醫師:正視他有自殺的念頭,不要以為只是隨便說說。建議先與心理醫師談談,而非馬上帶去精神科。

親子携手完成人生大考
        成年兒女一遭遇重大危機,就以為人生走不下去,常常是因為他們只能用單一視角看事情,自我評判:我不夠好,我是個失敗者,我已無路可走……。所以父母在陪伴過程中,要幫助兒女建立彈性、多元的視角,明白「當上帝關上一扇門,必定會打開一扇窗」。
        人生閱歷豐富的父母可以引導孩子看到其他的可能性,但前提還是尊重,不必事事為兒女設想周到(除非危及生命),妨礙他們成長獨立的機會。關心是必要的,但過分擔心就是越界了。
        父母要學習為兒女禱告,順服上帝的時間,堅信上帝終會讓孩子走得出來。人生像條大河,沿途可能風景秀麗,更可能驚滔駭浪。成年兒女遭遇突如其來的人生險灘、從未見過的「晉升級考題」,何嘗不是在考驗父母們應變的智慧與勇氣?!

如果你喜歡閱讀,也許你也會有興趣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