彌賽亞血統 . 靈食悅讀 . 造就類


彌賽亞血統


啟示錄中,當約翰因為沒有人配開書卷而大哭,跟他說話的長老作出了這樣一個意義深遠的關聯:

「不要哭!看哪,猶大支派中的獅子,大衛的根,祂已得勝……。」(啟示錄五章5節)

彌賽亞血統的屬天觀點是無法被淡化迴避,或是被忽略的在彌賽亞再來之前,沒有人說得清仇敵究竟對這件事知道多少。但是,從牠一開始就狠毒地圖謀摧毀以色列一事看來,牠對彌賽亞血統的重要性應該是有所知、有所聞的。從一開始,仇敵的目的就是要消滅以色列,不只為了挫敗上帝在全地的救恩工作,也要免於自己在末日被丟入硫磺火湖裡。

撒但再三的惡計,在以斯帖記裡特別公開而毫不掩飾。這是關於一個極度自私、沉溺於人的阿諛諂媚的波斯官員――哈曼的故事;這也是一個猶太人――末底改的故事,除了亞伯拉罕、以撒、雅各的上帝,他不願意對任何人下拜;這更是一個後來成為王后的猶太女性――以斯帖的故事,她勇敢挺身而出,揭露哈曼欲消滅她親族的邪惡陰謀。
其實幕後真實的故事是,這是上帝與路西弗(祂的墮落天使)之間獨一無二的天地爭戰。

透過哈曼,說謊之父操弄無知的亞哈隨魯王,讓他進入對猶太人的仇恨,這個仇恨驅動他寫了一個屠殺令,並且要在一天之內無情地屠殺各處的猶太人,以徹底根除這個民族(參考以斯帖記三章13節)。

耶穌降生之後,我們看到了類似的撲滅猶太人的計畫。但這次,是一個偏執的王,他下令將伯利恆及四處一切兩歲以下的男孩都殺死。

後來,當撒但直接向耶穌下手施惡計的時候,牠就不再掩飾了。牠在聖殿的最高點,還有客西馬尼園的最低處下手。但是撒但最後仍無法終止十字架的路程,於是牠把仇恨潑灑在這個新生的教會身上,也就是彌賽亞在地上的身體。牠想把彌賽亞血統的根源從教會切斷,好讓教會失去方向,因迷失而妥協

數個世紀之後,另外一個狂人掌權,他的使命是要把猶太人根除至一個也不留。他把他們全都趕到毒氣室裡面,好讓人類可以擁有一個「無猶太人」(Judenfrei)的世界。

令人不安的是,今天也有類似事件正持續發展,清楚地顯示反猶主義仍在強烈滋長。當穆斯林以激烈言詞煽動阿拉伯世界,要他們把以色列從地圖上剷除,這個世界多數的時候保持沉默。當恫嚇威脅發出:若有人承認以色列,就會被伊斯蘭的怒火焚燒,於是鮮少有人敢以行動回應。當猶太人公開被羞辱,或是在電視、廣播中被中傷,在多數情況下沒有人出來捍衛他們。

反猶主義針對猶太人個人、「赤裸、原始的街頭仇恨」也日漸高漲,特別在歐洲。這些攻擊行動,包含了在猶太人的墓碑上塗繪納粹黨徽、以毀謗性的卡通塑造對猶太人的刻板印象,還有猶太人財產被搗毀,甚至猶太人被毆打,只因為他們是猶太人。

(本文摘自《逃離大騙局》第3章 洞悉大騙局〉,天恩出版)

留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