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讓魔鬼戰兢不已的呼召! . 靈食悅讀 . 造就類

一個讓魔鬼戰兢不已的呼召!

五旬節之後,福音越過了以色列的地界,外邦信徒大量轉向這個仇敵圖謀毀滅的國家。

對仇敵來說,沒有比遏止這個屬靈覺醒更迫切的事情了,必須以激進且一勞永逸的方法介入這個狀況――對以色列的記憶必須從教會完全塗抹掉,要不留任何痕跡,使以色列的重要性無跡可尋;要讓耶穌與大衛的後裔、大衛的根失去關聯,還要讓神羔羊跟猶大的獅子彼此間毫不相關。

但是,事情並不是那麼容易。當時,這個新生的信徒的身體大部分是猶太人,對耶穌的信仰是一個猶太教自然完成的結果。眼前沒有即時的方法可行,撒但蟄伏了幾個世紀,伺機而動。

與此同時,面對這個持續增長的外邦信徒團契,仇敵一點一滴地以「教會已取代以色列」的謊言餵養教會,以致造成了我們現在所知的替代神學(Replacement Theology)。隨著無感和欺哄加深,制度化教會漸漸地失去了洞察力。這個計畫帶著仇敵的地獄商標,也反映出牠終極的動機:

「我要升到天上;我要高舉我的寶座在上帝眾星以上……
我要升到高雲之上;我要與至上者同等。」
(以賽亞書十四章13〜14節)

撒但有一個一石二鳥的計畫首先,牠先使當時的制度化教會中圈套,然後再狠傷上帝「眼中的瞳人」(申命記三十二章10節下)就是那個深深激怒牠的國家。

伊甸園之後,撒但的誘惑和操弄的技巧更出神入化――特別是當牠的驕傲與嫉妒全力拼搏、戮力争勝的時候――此時,牠只要向信徒的身體低吟:「上帝豈真是說以色列仍然重要?」

牠的圈套,是:若救恩是個人性的,而且只能透過耶穌成就,那這整件事就僅止於此。透過錯置以色列,制度化教會就被提升。她不只接受這個謊言,誤信只有那明顯看起來配得的人才具備重要性,她同時也看不清自己的真實身分與命定。當制度化教會失足滑入假敬虔,她就失去了早期擁有的能力。她無法有力地掌握福音,也不再結果子。更嚴重的是,她越是滑離真理,她對於猶太人的困境就越沒有辦法客觀地看待。教會跟猶太人漸行漸遠,因為以色列拒絕她的救主,教會日益輕看她。這一切為反猶主義的萌生預備了康莊大道。

宗教改革來臨的時候,這個欺哄如此地深植,以致它能夠低空躲過雷達。當它把自己編織進入這個被恢復的福音裡,古老謊言重生了。到今天為止,它仍然在塑造許多信徒的認知,而這些信徒並沒有洞悉這個欺哄有多陰險。

那麼,我們應該如何面對這個誤導信徒身體的替代神學的能力呢?

聖經清楚告訴我們,在牠最後滅亡前,「撒但必從監牢裡被釋放,出來要迷惑地上四方(原文是角)的列國」(啟示錄二十章7~8節)

我們被警告,不要低估撒但迷惑的能力,直到最後。


(本文摘自《逃離大騙局》第3章 洞悉大騙局〉,天恩出版)

👉點我選購《逃離大騙局》




如果你喜歡閱讀,也許你也會有興趣

留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