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東西「突破」了我理智的硬殼!‧靈拾悅讀‧造就類

有東西「突破」了我理智的硬殼!
「那個恩膏」打破了每一個「沉重軛」
1970年,我從威斯康辛州搬到密西根州的底特律市,在韋恩州立大學讀研究所。當我抵達時,我朋友邀請我去她的教會,畢士大宣教士禮拜堂Bethesda Missionary Temple。在那裡我經歷到一個非比尋常的聚會,與我之前在傳統福音派教會的成長背景裡所經歷的截然不同。
在這個聚會裡發生一些事,使我大大地驚奇,完全擄獲了我的注意力。在此之前我從未曾見過人們如此熱烈地歌唱,全心全意地投入敬拜中。但他們的拍掌在我看來極為幼稚,我覺得他們輕蔑了神的威嚴。有時他們高舉雙手,這看來真是件太過火的事,我差點就要站起來迅速地離開。突然間有事發生了。
人們開始自發性地唱詩讚美主,每個人所唱的都不同,沒有任何人在帶領,但聽起來卻如此神聖,好像天使就在那裡與他們一起唱和。我從來沒有聽過這樣的敬拜。突然間,我感受到主祂自己如此深邃的同在,這是在一年前我得救的那個晚上之後,就再也沒有經歷過的。

當晚我不但留了下來,沒有離開那個聚會——雖然我自己也不明白發生了什麼事——我開始每週都去聚會。


「氣氛凝重」的星期天

畢士大宣教士禮拜堂是由一位年已八旬的畢麥桃Myrtle D. Beall牧師所牧養,她創建了那個有三千五百人聚會的教會。她是一位令人驚奇的女士。每週日早晨,有人幫她把輪椅推上講台,讓她向會眾講道。因著她激勵人心的教導,許多事就烙印在我靈裡,雖然我的理智還無法完全明白。
在某個星期日,一個超乎預期、卻非常重要的事情發生了。聚會一開始,會眾就可以感覺到有些事不對勁。有一種肉眼可見有形的緊張、沉重和壓迫在聚會中,很難用言語解釋,好像這個聚會被什麼東西遮蓋籠罩,使我們動彈不得。
我永遠也忘不了,第一次經歷類似這樣聚會「氣氛凝重」的星期天。突然間有人推著畢牧師的輪椅上了講台,因為還不到她講道的時候,我有點訝異接下來到底會發生什麼事。她的雙眼和肢體動作,有著不尋常的火和堅決。她朝著會眾伸出了她的右手,同時大聲地釋放了一個很有權柄的宣告,聽起來就像是Haar-roosh!我差點從椅子上跳起來,然後一陣緘默就臨到會眾當中。毋須更多努力,我能感覺到那個無以言喻的沉重感完全消失了,人們開始歌唱,自發性的敬拜開始爆發出來。

這是我第一次經歷「突破者恩膏」,它打開了屬靈的氛圍,帶下真實可見的釋放。任何時候在聚會中有沉重感臨到的時候,畢牧師就會釋放像這樣大有能力的Haar-roosh宣告,而當下的氛圍就會立刻改變。


認出那突破者!
這種情況其實是打破沉重軛恩膏的彰顯,但實際上並不僅止於此。更明確地說,這是神彰顯祂自己為突破者,降臨在會眾的敬拜中,帶下突破者的恩膏。神是突破者,事實上,這是神眾多聖名當中的一個,正如同先知彌迦所描述的:「開路的(或譯:破城的)在他們前面上去;他們直闖過城門,從城門出去。他們的王在前面行;耶和華引導他們。」(彌迦書二章13節)

突破者恩膏,是一種神以突破者身分臨到同在,所帶下特別的恩膏。
我在一個神頻繁彰顯自己為突破者的環境下,靈裡逐漸成長。我看見許多重軛和捆綁被打破。舉例來說,大約有四百五十到五百個酗酒的人,在畢牧師的服事中得著釋放。當那些渴望得著改變的人們來到畢士大,他們就經歷神的大能;他們有能力突破舊習慣的模式和捆綁,進入自由。那段值得紀念的日子裡,在畢牧師的教導下,不管是個人或群體,我們都經歷從得著自由、到進入更大的自由。
在畢士大禮拜堂,神的愛藉著耶穌基督的大能,使被擄的得著釋放而彰顯出來。那些因著災難性生命經歷而被擊潰的人們,得以從情緒上、精神和屬靈層面的擄掠捆鎖中得著改變,從恐懼的禁錮裡被釋放出來。這正是耶穌在會堂裡誦讀以賽亞書時祂所提及的:

主的靈在我身上,因為祂用膏膏我,叫我傳福音給貧窮的人;差遣我報告:被擄的得釋放,瞎眼的得看見,叫那受壓制的得自由。(路加福音四章18節)

這就是一種突破者恩膏。
在底特律時,畢牧師引導我認識,當祂降臨在教會個人和群體會眾當中,所帶下突破者的大能。我也學習到突破者恩膏,不單只為了個人和教會的利益存在,也會為社區和區域得自由而降臨。

小組研習
〔在讀本書之前,你可曾聽過神被稱作「突破者」?你是否曾聽過關於「突破者恩膏」?你對這些特定術語的了解是什麼?〕
本文摘自《突破者恩膏》〈推薦序〉,天恩出版

#書香釋迦
#芭芭拉‧尤德
#突破者恩膏
#榮耀區域使徒性中心創辦人
#令人驚奇的「突破者」啟示!
#書末(p.167~173)有小組研習討論題
#同工會、小組聚會適用
#想要開始了解「使徒性教會」的牧者必讀

如果你喜歡閱讀,也許你也會有興趣
出版報讀  突破者恩膏

#加入LINE官方帳號享神秘贈禮

加入好友
**轉貼本文時禁止修改,禁止商業使用,並且必須註明來自天恩出版社版權所有,請勿翻印,及附上原文連結**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