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理心是什麼呢? . 靈食悅讀 . 造就類



同理心是什麼呢?

「在人與人相處的過程當中,能夠體會他人的情緒和想法,理解他人的立場和感受,並站在他人的角度思考和處理問題。」現代又給了它一個新的稱呼,叫做「換位思考」,就是要站在不同的立場和角度來看待問題。

在我們教會的裝備課程中,有一本指定閱讀書籍《與成功有約》(天下文化),作者史蒂芬‧柯維(Stephen R. Covey)在書中提到一個令人印象深刻的故事:

「記得那是週日早晨,在紐約的捷運內,乘客都是靜靜地坐著,或閱報或沉思或小憩,眼前一幅平靜安詳的景象。這時突然上來一名男子和幾個小孩,孩子的喧譁吵鬧聲,破壞了整個氣氛。那名男子坐在我隔壁,任憑他的孩子撒野作怪,甚至搶走乘客的報紙,這位爸爸依舊無動於衷。這樣的情況誰看了都會生氣,全車的人似乎都十分不滿,這人如此縱容孩子,毫不負責,最後我終於忍無可忍,但我盡量克制並耐心對他說:『先生,你的孩子打擾了不少乘客,可否請你管管他們?』那人抬起呆滯的目光,彷彿如夢初醒,他輕聲說:『是,我想我該管管他們。我們剛從醫院回來,孩子的媽媽一小時前才剛過逝,我已經六神無主,孩子們大概也不知該如何是好。』」

作者說,他被這景象立時提醒到,表面的現象常常不是我們心裡所想像的,這裡表達出來的正是「換位思考」最好的例子。我們完全沒辦法了解對方所經歷的,如果只是單從片面或表面上的行為,我們常常會陷入在「用有限的資訊來解釋整體大問題」的窘境中。

最近在網路上流傳一系列的影片或文章,都談到「博愛座」的爭議。先說明一下「博愛座」是什麼,就是在我們公車或捷運上,每一輛車或每一節車廂,都會保留一些座位(通常會用不同顏色的椅子),保留給老人家、孕婦、受傷或殘疾以及一些嬰幼童,或帶嬰幼童的家長。

當有些人需要去坐的時候,那些位子早就被人坐走了,然後你就會看看在這座位上的人,是不是有白髮的老人家?肚子大不大?或是拿拐杖的?如果沒有這些,我們就會覺得:「身體好好的,為什麼佔用博愛座呢?」但問題是,癌病剛做完檢查的人,可能看不出來他很需要這個位置,因為外表看不出來是病人;血液或心臟疾病的病人,可能外表看起來很像正常人,但其實他們身體很虛弱,很需要這個位子;穿上義肢的殘疾人士,可能比我們更需要那個位子,但很容易被誤會,被人白眼。

我親愛的弟兄們,這是你們所知道的。但你們各人要快快地聽,慢慢地說,慢慢地動怒,因為人的怒氣並不成就神的義。 (雅各書1:19∼20)

所以聖經告訴我們,為什麼要快快地聽,但慢慢地說?那個慢慢,為我們爭取了幾秒鐘,其實幾秒、幾分鐘也好,就是幫助我們冷靜一下,換位思考,每一件事情的背後,是不是還有我們沒有想到的角度和想法?

當主管公布了一件事,有時你想都不想就開始生氣了,在網路上開罵:「老闆根本沒有體會員工的想法」、「我們也是人生父母養」、「帶人根本沒有帶心」,如果可以給自己也給別人一些時間,我想結果都會不一樣。另一方面,作主管的也是有同樣的問題,當發現員工出現了一些紕漏,我們想都不想就直接狂飆員工:「我付錢要你來幹嘛?」、「你們就是米蟲」、「每次都被你們搞得一團亂!」當我們沒有「換位思考」,就不會想到員工出問題的背後,是不是因為工時太長、其他部分沒有支援、客戶本身的問題,甚至其實他已經做了很大一部分,就差臨門一腳了?我們不僅無法體會員工的掙扎跟為難,更澆熄了員工心中想要為公司努力的熱情。聖經教導我們,需要爭取那幾秒、幾分鐘的時間,慢慢地說,才會延緩動怒,更多和好。



那個「慢慢」,
就是幫助我們冷靜一下,換位思考,
每一件事情的背後,
是不是還有
我們沒有想到的角度和想法?



(摘自《你吃的鹽跟我吃的飯不一樣》第四部〈世代解藥〉)

留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