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主攀登,榮耀天梯


隨主攀登,榮耀天梯

文/蘇文安

工人先於工作, 作者重於作品, 真誠勝於一切。」這是KRC團隊的核心價值觀。那麼,如何才能成為對神、對己、對人皆真心實意、裡外如一的工人和作者呢?「隨主攀登榮耀天梯」,乃是必循之徑。

我們都知道,約翰福音17章整章,乃是主耶穌受難前夕的禱告,在整部新約聖經中極為重要,而第一節的34個字─「耶穌說了這話,就舉目望天,說:『父啊,時候到了,願祢榮耀祢的兒子,使兒子也榮耀。』」乃是這篇氣勢磅薄的禱告的開場白。為我們提示了如何隨主攀登三段式的榮耀天梯,好在生活和事奉上都能更合主心意。

第一階:積累對上帝的「信靠感」

「舉目望天」,乃是一種信靠的舉動。

「耶穌說了這話」,是哪些話?就是從約翰福音13章31節至16章33節這一大段話。這段主耶穌在最後晚餐席上對門徒的臨別贈言,以「如今人子得了榮耀」開始,而以「在世上你們有苦難,但你們可以放心,我已經勝過了世界」作結束,可以說是一篇得勝的宣告。然而緊接著這得勝的宣告之後,主耶穌仍然「舉目望天」,顯示祂得勝的把握,乃是由對天父全然的信靠而來。

主耶穌「舉目望天」在聖經中至少有兩處:一是在叫拉撒路復活之前(約翰福音11:41),一是行五餅二魚的神蹟之前(馬太福音14:19)。而在忙碌的事奉之後、或面臨重大決定之際,耶穌也常常退到安靜的地方禱告─這是另一種方式的「舉目望天」!祂以身作則,給了我們時時、事事信靠上帝的榜樣。

我們常常可以看見、聽見許許多多在身體病痛、家庭變故、經濟不景氣中信靠主而得勝的感人見證,也看見許多人在日常生活和服事中,認真操練對主不間斷的信靠、直到成為一種自然反應。無論夫妻間的溝通、親子間的互動、同工間的默契、對眼目情慾的逃避、開車行路的專注、身體的保養顧惜、飲食的節制、良好作息和運動的堅持等等,沒有任何一樣不需要向上看、向神看!

第二階:培養與天父的「親密感」

能稱呼「父啊」,表明在愛中與神有生命的關係。


在基督裡,我們都可以稱神為父,因為「凡接待祂的,就是信祂名的人,祂就賜他們權柄,做神的兒女。」(約翰福音1:12)

上帝不是高高在上、賞善罰惡而已,也不是造了世界就溜之大吉、不聞不問,祂願意與人有個別而深度的愛的交流。

詩篇131篇第2節說:「我的心平靜安穩,好像斷過奶的孩子在他母親的懷中。」斷過奶的孩子依偎在母親懷中,不為尋索奶水以求活命,而是單單為那份安全感與親密感。我們在與天父的關係上,是否也能作「斷過奶的孩子」?


我們都慣於向神求討,常為自己求,也常為別人求、為事工求。然而,天父必然更喜悅我們由一味有求於祂,進深到純粹愛慕祂、渴盼與祂有個別的、深刻的愛的交流!擁有這份親密感,我們也就可以不單因懼怕刑罰而不得不聖潔、不得不事奉,乃因愛主而樂意去做祂所喜悅的事。

詩篇127篇第1至2節說:「要不是上主建造房屋,建造者的工作就都無效;要不是上主守護城池,看守者的守衛就都徒勞。早起晚睡,為生活整天勞碌是枉然,因為上主賜安眠給祂所愛的人。」(現代中文譯本)這兒所謂「早起晚睡,為生活整天勞碌」,對我自己或KRC同工而言,當然不只為「生活」,更是為「事奉」─一波又一波、一檔又一檔高強度、高密度的事奉。


然而,我們的體力、心力、靈力實在有限!以我自己為例,有時真的會力不從心,會不小心禍從口出、禍從筆出,會不小心誤判並反應過度,有時會累垮了,連續好一陣子易倦、易怒、易煩、易忘、易錯。或者,我們自己還好,家人卻病倒了。

然而,「惟有耶和華所親愛的,必叫他安然睡覺」,「因為上主賜安眠給祂所愛的人」!那是怎麼樣的一幅畫面呢?—一個小男孩跟爸爸去很遠的城裡辦事,回程時,下了車還要走很遠才能到家。小男孩累壞了,走不動了。爸爸把他扛在肩上,他倦極而眠。他是睡著了,但因著父親的愛,他仍然繼續不斷地往回家的方向前進。


親愛的弟兄姊妹,讓我們一同來到主面前,向祂說:主啊!但願我在事奉的天路歷程上,也有這種因與祢之間的親密感而自然生發的安息,才不致因身心靈一時的困乏而焦慮、不安、充滿罪咎感;相反,卻能堅信,在祢愛的支撐和賜安息的懷抱中,我自己、甚至我們的事工,都仍不斷在「直奔標竿」。

說到「安然睡覺」,我們家孩子小時候,晚上常常必須跟著我們去聚會,當時才三、四歲的女兒常常聚會到一半就睡著了,久而久之,練出一種特異功能─聚會結束時,她可以雙眼緊閉著,一手牽著爸爸、另一手牽著媽媽,也不用人抱,半睡半醒一路走出會場、穿過人潮、行過停車場,直走到車子旁邊,自己爬上car seat,然後繼續呼呼大睡!再張開眼時,已是第二天早上!

有次一位調皮的叔叔想做個試驗,偷偷跟我換位子,牽住她的一隻小手。不料小丫頭立即瞪大雙眼,小手一甩,大喊一聲:「不要!」接著小嘴一癟,看樣子就要放聲大哭!我連忙牽住她,她連一秒鐘也沒浪費,馬上又閉上眼繼續「夢遊」了!

看來,在當年的那個人生階段,女兒對我們信賴、親密到一種地步,即使在半昏睡狀態中,也知道只要牽住爸爸媽媽的手,就一定能夠安然回到家中,而且下意識地就能夠從「手感」辨認出牽她的人是不是爸爸媽媽,因為這「手感」是由日日月月年年的「信賴感」與「親密感」所蘊積出來的!

我多麼渴望,自己對天父的信靠,在生活和事奉的兵荒馬亂中,也能達到這種「敢閉上雙眼任由祂引領」的安息境界;我也何等渴望,在生活和事奉中,三不五時就會出現的十裡迷霧中,自己能對天父引領的恩手有如此敏銳而精確的「手感」,而不會被除祂以外的人事物給偷偷「牽走」!

就在主禱文的第一句,主教導我們如此禱告:「我們在天上的父⋯⋯」我們在天上的父,是我們所有主內兄弟姊妹,也是所有因婚姻及血緣而與我們成為親人者的阿爸父。


在家庭、教會和機構中,此種因切實體認「同屬一位天父」的「垂直的親密感」,而決意付上一切代價建造的「水平的親密感」非常要緊。有了它,家人就不會為小小的意見不同、生活習慣不同而鬧得不可收拾,教會或機構同工就不會時常以法規問題、母國的政治問題、教義問題、敬拜方式問題或不同的行事風格來互相吹毛求疵,就能凡事互相信任、彼此善待,同心合意興旺福音。

第三階:建立對神旨意的「榮耀感」

「時候到了,願祢榮耀祢的兒子,使兒子也榮耀祢!」

主耶穌的榮耀感包含了「時機感」(Sense of Timing)與「肯定感」(Sense of Confirmation)。

先說時機感。

自有人類歷史以來,許多重要的時刻都過去了,但沒有一刻比救贖即將要實現的時刻更重要!耶穌基督在世上的年日,天天都定睛於此一目標,因此,祂對於十架使命的實現時機,百分之百清楚、百分之百敏銳。

傳道書第三章說:「生有時、死有時;栽種有時、拔出有時;保守有時、捨棄有時⋯⋯」約翰福音二章4節,在迦拿婚筵上,耶穌說:「我的時候還沒有到!」


是的,神有祂的時間表,誠所謂“God is never in a hurry, but He is always on time!”(神從不匆忙急促,但祂總是及時出手!)因此時機未到,不可輕舉妄動;時機一到,就要勇往直前!我們所要做的,就是保持對祂的信靠和親密,然後憑信心伸出雙手,等候主在祂命定的時機中所要賜給我們的!

有句話如此說:「禱告並非征服神的不願,而是去認清神的所願。」司布真也說:「若禱告的應允耽延了,那不但是信心的試煉,也是我們用堅信來尊榮神的良機。」

作為信靠主、與主親密的人,不只要有「時間感」(Sense of Time)更要有「時機感」(Sense of Timing)。「時間感」和「時機感」有何不同?─「時間感」只會讓我們因面對鋪天蓋地的 “When and What”(在一定時限內有很多事要做)而焦急抓狂、人仰馬翻;「時機感」卻讓我們因清楚掌握了“Why and How”(為何而戰?如何出戰?)惟其如此,才能夠忙而不亂、在勞苦擔重擔中得享安息。

人生在世,不可一味緊張忙碌、當然亦不可怠惰閒懶,重要的是時時刻刻在凡事上尋求主的心意。無論是教會計劃建堂、聘牧,制訂福音策略、增長目標,或是兒女婚姻對象的尋覓、家人事業的抉擇、領人歸主的行動,都當學習主耶穌的榜樣、認清天父所命定的最佳時機,並在全心信靠中全心順服。

感謝主,在我參與真愛家庭協會和KRC事工的歷程中,一直有幸親眼目睹、親身體驗:當負責同工專注於尋求、掌握從天而來的「時機感」時,最後總是能結出超乎所求所想的美好果實。例如:在明明人力極為缺乏的景況中,仍然沉住氣等候最恰當的同工人選;在眾人皆曰不可聲中,依然臨危受命、在主清晰的呼召中毅然承接高難度任務;克服萬難,將有限的時間精力集中投注於凝聚同工提昇士氣⋯⋯,那精準強烈的「時機感」,令我打從心底欽佩,也讓我不斷學習。

再說肯定感。

「願祢榮耀祢的兒子,使兒子也榮耀祢。」─信靠主、與主親密、把握主的時機,就能承接主的託付、就能在對主的愛中產生肯定感。甚麼是肯定感?就是肯定自己作神兒女、作神見證人的榮耀身份。肯定感乃是由超越的眼光而來。


使徒保羅不但未曾為事奉生涯中所遭遇的冤屈、淩辱、鞭打、監禁、背叛等而抱怨,反而在哥林多後書四章17節說:「這至暫至輕的苦楚,為要成就那極重無比永遠的榮耀。」


約瑟在創世記50章20節,對出賣他、苦待他的哥哥們說:「從前你們的意思是要害我,但上帝的意思原是好的⋯⋯。」


還有更多更多我們耳熟能詳、甚至就在你我周遭的見證人,都是因超越的眼光而擁有肯定感的典範。

當主耶穌說:「願祢榮耀祢的兒子」,這榮耀絕非指世上的名聲、地位、財富、勢力,祂的眼光超越了血腥慘厲的十架苦刑,超越了冰冷幽
暗的墳墓,看見天父永世救贖的計劃的完成,看見世人脫離罪惡的捆綁與祂復和!所以主如此宣告:「我在地上已經榮耀祢,祢所託付我的事,我已經成全了。父啊!現在求祢使我同祢享榮耀!」


▲ 時機未到,不可輕舉妄動;
     時機一到,就要勇往直前!

讓我們更像主

在我們隨主攀登天梯的過程中,是充滿肯定感還是羞愧感、罪惡感?當我們在家庭、職場、教會這些神所預備的工場事奉祂時,是充滿肯定感還是挫折感、無力感?

我們絕不能單單憑理想、憑志向就產生肯定感,因為肯定感乃是在神面前謙卑順服、心存感恩、直奔標竿,才能蘊育成熟。這種肯定感會改變我們的眼光、氣質、心胸,使我們成為神榮耀的見證人,建造合祂心意的家庭與事奉團隊。

願我們同心向主立志說:「天父,求祢讓我們能時時刻刻互相激勵、彼此督責、同心追求,隨主攀登榮耀天梯,直到長大成熟,愈來愈像祢的樣式!」


作者小檔案
蘇文安,現任國際真愛家庭協會副會長,《真愛家庭雜誌》及《神國雜誌》總編。神國資源為基督協會文字牧者及文字營講師。

本文摘自《2019神國雜誌第55期》, 歡迎廣為轉發分享。


本文取材自《神國》季刊。該雜誌為「神國資源為基督協會」之代表性刊物,強調以前瞻力、突破力、挑戰力、感動力、知識力、行動力兼具的内容與風格,召喚讀者以信仰視角,關注人才、外展、文化、關係與社區議題。該協會每年在美國賓州、臺灣舉辦「文化實務營」。索閱《神國》雜誌及報名營會,請上網

#神國雜誌
#成長
#生活
#侍奉

留言

熱門文章